建立法治思维正当时

近期,永胜煤矿利用集中学习时间,组织干部职工共同观看了《法治中国》系列节目,专题片呈现了国家在法治思维引导下取得的丰硕成果及意识形态领域取得的根本性变革。鼓舞人心,同时又发人深思。“治大国若烹小鲜”,治理国家的理念放在治理企业上,适用性是必然的。结合企业实际,对建立法治思维的必要性,谈谈自身感受。

首先要弄清什么是法治思维?体现在企业管理上,法治思维是指遵循制度、标准、规范而建立起来的组织、决策和处理实际问题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制度健全是法制基础(有法可依),依法办事才是法治思维体现,两者既有联系又存在区别。法治的主要标志就是本单位全体人员,无论层级,都严格按照统一的标准履行各自职责。建立法治思维的意义就是在决策层、监管层、执行层之间搭建一个“公平对话”的平台,从而形成基于同一标准的最有效的沟通机制,是解决问题的最佳角度和途径。永胜煤矿商量式工作法,以及在处理典型问题时“一切按制度来”的要求,正是这种法治思维的具体体现。

法治思维是现代化企业管理的必经之路,但法治思维的建立并非一蹴而就的。笔者认为,现阶段,影响法治思维建立的因素,综合起来存在“不能、不想、不敢、不在乎”几种原因。分别来说,首先是“不能”,是指部分人员对制度、标准掌握较少,更谈不上使用法治手段解决实际问题。工作凭主观臆断,经验主义,结果往往会出现较大偏差。其二是“不想”,旧体制残留下来的官本位和权力至上思想是根本原因。公平对话平台的建立,对存有以上思想的人是一个极大挑战,长期以来养成的权利意识和因权力获得的既得利益带来的满足感和存在感,犹如长在身上的毒瘤,去除需要动真刀子,谈何容易。所以就会本能的抵制法治氛围的形成,这种因素危害性最大。《菜根谭》有言:我贵而人奉之,奉此峨冠大带也;我贱而人侮之,侮此布衣草履也。然则原非奉我,我胡为喜;原非侮我,我何为怒?所以说,所谓的面子主义是经不起推敲的,真正的面子是正直和还原人性初始应有的本真状态。其三是“不敢”,特别是管理层,在执法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人情世事”的困扰,掺杂了“人性化”成分,使执法结果打了折扣,这类情况较为普遍。最后是“不在乎”,表现为两种,一种为个人素质天生而为,性格使然,不易改变;一种为司空见惯,不以为然,对执法层信任缺失,感觉“没真事儿”,又何必较真的一种惯性思维。

如何建立法治思维?这里有一则“法当有常”的小故事。《资治通鉴》记载:唐高宗年间,武卫大将军权善才误砍昭陵柏树,唐高宗勃然大怒,下令立诛权善才。狄仁杰上奏高宗,说权善才罪不当死。高宗说:“善才陷我不孝,必须杀掉他才解我心头之恨。他犯的罪按法律虽罪不当死,但我非常痛恨他,就算违背法律规定,我也要把他杀掉!”狄仁杰说:“陛下制定法律,把它张贴在宫门口,什么罪该受什么样的刑罚,都有等级标准。怎么能明明犯的不是死罪,却非要将人赐死呢?法律想变就变,不遵循定好的标准,官员和百姓就会不知如何是好。”高宗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便改变了主意,权善才免于一死。这则发生在“位高权重”者身上的故事,说明法治思维有着“上行下效”的作用。集团公司集中学习会上董事长多次强调的“干部要以身作则”就蕴含着这个道理,领导干部是法治思维氛围养成的关键性因素。

目前集团公司锐意改革,成效显著,为我们法治思维的建立创造了良好的大环境,制度的不断完善细化也提供了可行性基础,我们要借此东风,顺势作为,努力提升法治意识依法治企,强化职业化水平。

                                                    孔 磊

 

浏览量:

上一篇:三产企业大发展新理念新年更有新思路

下一篇:没有了